20140622-1.jpg     20140622-2-1.jpg    
(繁體版)         (原文版)

我會回來找妳(The Shining Girls)》// 羅倫.布克斯(Lauren Beukes) 著 //

顏湘如 譯 // 麥田出版(2014) // 試讀


line001.gif  
  

 

  連續殺人魔往往擁有令人無法理解的動機,犯案原因難以分析,倒不如以「藉由奪取他人生命,獲得無比快感」這結論,反而較容易瞭解殺人行為,除此之外,殺人魔在犯案後留下「記號」的舉動,更是富有宣揚自身得天獨厚本領的意味,最著名的倫敦開膛手傑克是一例、華文著作《冥核》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我會回來找妳》的兇手亦屬相同類型。故事中,生活於社會底層的男子-哈柏,無意中獲得一把進入「屋子」的鑰匙,這棟外表如廢墟內部卻有著華美風格的「屋子」,就如多啦A夢的任意門,讓哈柏自由穿梭在1929年到1993年之間,並且若有似無的誘惑他殺害牆上散發光彩名字的主人:九位身處不同年代的女孩,開膛剖腹,直到光輝耗盡。

 

  一開始,我以為九位女孩會有部分關聯性,比如被害日期有定律或血緣關係之類的,殊不知完全沒有,她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在未來的人生懷有一技之長、奉獻所能予社會,與其說她們的名字在屋子牆上散發光彩,不如說她們對於本身所長之努力而散發魅力。真實社會中不也如此?那些大放異彩的人們前程似錦往往奪人目光,對比兇手哈柏所處貧窮、落魄、髒亂的環境,除之後快而非改善自我,扭轉相形見絀情形是最為便捷的方式。所以,閃亮殺機油然而生。

 

  書中,哈柏穿梭60年間,因為犯案需求,必須仔細計較運用的貨幣,以免在不適合的年代使用未來的紙鈔,然而,再怎麼機關算盡,卻因為殘害模式病態的求新求變,他將不同年代的物品作為索命「記號」而露出破綻!而發現這位時空旅人兇手的珂碧,就是九位女孩之一,唯一一位死裡逃生的幸運女孩。對哈柏而言,倖存者是不該存在的生命個體,我會回來找妳,直到妳死去作者對於兇手殘暴的個性以童年對親人的冷漠和取臟器的殺害手法詮釋;而女主角珂碧,為了調查兇手進入報社工作,以一整年時間研究幾大箱資料來表現鍥而不捨的精神,堪稱個性鮮明,但為了豐富故事中人物彼此的互動而把報社前輩丹恩跟珂碧湊在一起,個人認為有點牽強,不過護花使者的確有派上用場啦。

 

  整本書的時空毫無秩序可言,哈柏想要先取走誰的性命也無由來,1954年、1943年、1972年、1951年、1993年…女孩們被害的日期若非每一小節都有標示,大概就昏頭了,感覺就是點兵點將點到誰就隨便殺,誠如哈柏所言「除了現在,時間並不存在」。他對於獵殺計畫勢在必得,卻無法算出女孩成長過程中總是會出現變數,因此他失手了,也或許他對犯案手法的執著,使遊戲規則產生變化。故事高潮在處於1993年的珂碧無意間闖入「屋子」踏入1931年的時空,目睹哈柏的真面目。故事尾聲,最令人驚奇的莫過於「屋子」的祕密,此時也宣告哈柏只能遊走於1929年到1993年間的原因,最初存在於屋子內的男性屍體由來也昭然若揭,一切都成為時間的輪迴,彷彿沒有盡頭的故事。

 

è每次看到這類的故事,都有點雞皮瘩疙,例如:漫畫 上田倫子《再生英雌 凌》、言情小說 古靈《鳥籠裡的暹邏貓》。

 

 

回饋.jpg 

 


 

*簡介*

面對一個穿越時空的殺人狂,正義究竟該如何伸張?

  是妳逼我的,是妳身上閃耀的光芒,讓我不得不下手。
  等我,無論妳身處任何年代,我都會回來,找到妳,殺了妳……

  史蒂芬‧金愛得不得了 《控制》作者是她的忠實書迷

  《時空旅人之妻》的穿越元素╳《龍紋身的女孩》的冷冽暴力
  《紙牌屋》製作團隊將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將聯手改編本書為電視劇

  一間沒人找得到的「屋子」
  一個不存在的兇手
  九個閃閃發光的名字

  一九三一年,潦倒的哈柏遇見「屋子」──他推開門,牆上寫著九個名字:真淑、卓拉、薇莉、珂碧、瑪歌……名字旁則掛著九樣物品:棒球卡、塑膠小馬、打火機、錄音帶……

  「屋子」告訴哈柏,他必須想著這九個名字,帶著屬於她們的物品,前往她們的時空,將她們一個個殺掉。尖叫吧,女孩們,妳們將是哈柏今後的人生目標……

  一九九二年,報社實習生珂碧打算追查一件殺人案──三年前,一個女孩被人刺殺,凶手至今尚未落網。而這名後來僥倖活下來的女孩,就是她自己。

  珂碧只記得凶手在她身邊留下了骨董打火機,後來她發現,原來有更多女孩也曾遭類似手法殺害,命案現場也都出現一樣不屬於被害人的物品,她終於明白:凶手可能並不存在於現在的時空……

  在殺人狂來去自如的時間迴圈裡,誓言復仇的女孩如何找到他的蹤影?
  當他總是預告「我還會回來找妳」,下一次的劫殺是否注定重演?

 

創作者介紹

.聿丞坊.

方書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