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6.jpg
腐肉、權力、食人魔

  會看這部片純屬意外,因為到只是光影去用餐,剛好遇上他們的餐桌電影日。

  用餐前沒上粉絲專頁看訊息,所以開播電影時老闆娘(?)還特地跟我們說,可以一起看電影,但要聊天也沒關係。雖然店內的燈光暗下來,但一開始我們的注意力仍然放在剛上桌的餐點,沒多管電影,但這電影的畫面在眼前晃呀晃,總是瞄了幾眼,怪怪的呀這電影,最後我們靜靜的用餐,看起了電影。但結局實在超展開,建議不要吃太飽看,看完會有一陣子不想吃肉。【限制級,警語標示】

 

  整部電影有四位主要人物,廚師瑞查、大盜艾伯特、大盜的妻子喬治娜、她的小王麥克。大盜接管了高級餐廳,帶著妻子天天上餐館用餐,導演餐廳場景用紅色元素,意味著貪婪、奢華浪費、狂妄放肆的腐敗權力。高級餐廳並沒有為大盜添增高雅的氣質,觀眾可以看到他一邊大啖高級料理,一邊以他俗不可耐的言語和品味,將餐廳應有的高雅氛圍破壞殆盡。高級的食材進到他的嘴中,大牙碎肉機攪爛所有鮮美的食材,成為滿口的穢物,鄙俗的他卻沾沾自喜,對廚師、對料理品頭論足,不可一世。相較他的俗氣,大盜優雅的妻子喬治娜,坐在他身邊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原本應該是雅靜的用餐環境,卻因為大盜喋喋不休的噪音顯得刺耳,此時在餐廳角落閱讀書籍的單身男士,吸引她的目光,那一個小角落才屬於這個餐廳應有的寧靜。

  一見鍾情就是如此吧!接下來完全天雷勾動地火,場景轉換到廁所,廁所的色調是白色完全顛覆廁所的形象,一般髒污的洗手間換上潔白的衣裳,好像也高雅了起來。兩人在廁所上演四腳獸戲碼,啊…這樣好像不是很純潔呀,但我想導演應該想表現出廁所是喬治娜和麥克兩人得以喘息,面對真實自我的空間吧!

  去餐廳總是一直跑廁所,這也太不尋常了,也容易被大盜發現,所以兩人轉移戰場到廚房繼續偷情,熱吻、撫摸、翻雲覆雨,把該做不該做的全部都做了。此時廚房的場景是綠色的,代表生機?或是接下來慘綠的下場?兩人在布幕後偷歡,布幕前的廚師繼續切菜、調味、料理、上菜,廚房成了完美的煙霧彈,掩飾滿溢的感。廚房有個像白子的小男孩,以高吭的聲音唱著聖歌,雖然詞句聖潔,但那尖銳的聲音還是令人不敢恭維啊。廚房就是宰殺生命、血腥的場所,食物從生到死,聖歌縈繞是救贖,救贖被當成食物的生畜,似乎也在滌清喬治娜身為大盜妻子的不得已,稀釋偷情的背叛意味。

  這部片是英法片,雖然看過的法國片不多,恰好都有比較多裸露的鏡頭。女主角Helen Mirren飾演喬治娜其實已經45歲左右了,和小王麥克(Alan Howard 飾)全裸入鏡,在1989年算是相當大膽的演出吧!兩人偷情的場景是黃色調,呃…的確是在演黃色劇情沒錯啦,但這也是在濃郁豔紅之外唯一的暖色場景。

  大盜發現妻子出軌,怒不可遏拖著她到車子裡毆打,停車場的色調是黑色的:灰暗、死亡、恐懼。那裡停放兩部大卡車,裝著腐爛長蛆的食材,從大盜出現時那兩車的腐肉就一直存在,還有許多犬隻在那遊盪,表徵大盜「大秤分金銀,大碗吃酒肉」的意象,犬隻似乎有守著那些逐日增加腐肉的意涵,守衛著大盜的權力。但在大盜對喬治娜一次又一次暴力相向後,犬隻數量減少、腐肉被衛生局查獲拖走,我猜是表現大盜權力頹敗的開始。而他的嘍嘍進口一批空有華麗外表,材質卻奇爛一折就斷的餐具,也諷刺大盜只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無賴而已。

  婚外情被發現後,喬治娜和麥克裸著身逃跑,很誇張,兩人裸體先關在冰庫,為什麼裸體應該不用我說吧,然後搭著裝腐肉還沒被拖走的車逃走,啊為什麼只有一輛被拖走另一輛還留著?跟長蛆的肉一起逃,真有亡命天涯的FU……原來小王是圖書館員(?)兩人很笨的在圖書館渡過一、二天(?)的幸福時光,生活中只有書、食物和彼此的肉體,在圖書館場景是正常的色調。其實每一幕開始都有顯示星期幾,這部電影劇情大概是一週的份量吧(不太確定)。大盜的暴力傾向從他的言語和肢體行為,以及指使爪牙做事就可以看出脈絡,叉子叉在臉上屬於小咖,小王的死狀才真正可怕,唯一正常色調的圖書館,隨即被血液染紅,不需透過更換衣飾或電腦後製,暴行權力從餐廳渲染到圖書館。看到小王慘死的我們,整個臉都扭曲、呈現一種傻眼的狀態:現在是什麼情形?

  喬治娜懇求廚師為她做一件違背道德的事情,廚師原本堅定拒絕,卻在知道對象是大盜後,進行突破常人想像力的事情。而大盜來到鴻門宴,專屬於他的大餐被推出來時,色調是黑色紅色的,對於這道餐點,我們被嚇傻,呈現無言、噁心、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後決定最近少吃點肉……。吃下最後的一餐,喬治娜隨即敲響大盜的喪鐘,子彈穿過腦袋時說的:「Cannibal(食人魔)」是事實,也為大盜一生惡行做了總結。

  的確,大盜是食人魔,不僅是最後的一餐,也是他對廚師、客人、手下、妻子、老王種種欺凌的作為,壓迫人心的行為,蠶食正常人的心靈、自尊,不正是另一種食人魔的象徵嗎。在惡權下存活的人們,只要有豁出去的勇氣,反噬的力量是相當可怕的,就如喬治娜。這是一部難以讓人忘懷的電影,但要我看第二次,大概是沒這個勇氣了。

 

  除了色調強化劇情意識外,以滑軌轉換餐廳、廚房、廁所各場景的拍攝手法,讓觀眾彷彿趴在這些場景的窗邊,觀賞這齣恐怖的黑色戲劇,真實卻又荒謬極致,直到喬治娜宣判的槍聲響起,你會拍拍反胃的腹部,心想:幸好沒有吃太飽(還有,那個雞雞是怎麼一回事?)

20150206-1.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聿丞坊.

方書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